1)“没有Picarro提供的先进技术,是不可能实现这些(温室气体)自动测量的。”

Colm Sweeney,

NOAA's Earth System Research Laboratory (ESRL) 

2)“我们需要精确测量温室气体丰度的细小差异。新一代的光腔衰荡光谱(CRDS)技术分析仪使得我们的工作变得非常简单。它能够立即给出非常精确的数据,并且无需特别的人力关注,比我们之前使用的长期监测仪器省心许多。”

 

Dr. Pieter Tans

Senior Scientist

NOAA's Climate Monitoring and Diagnostics Laboratory

3)“温室气体测量网络工作总是受限于需要花费许多的人力来开展。Picarro提供了一种无需人工值守的仪器,可以提供高精度浓度监测数据,这大大提升了我们进行定量源汇研究的部署网点能力。我们对数据质量感到十分震惊(极高的准确度和极低的漂移),并对他们员工的奉献精神感到很敬佩。”

 

Dr. Ken Davis

Department of Meteorology

Penn State University

4) “ 作为承担州和联邦机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项目机构,必须核实减排任务是否完成。直到最近,仪器方面才有值得注意的产品产生。使用微小腔室的高度敏感的分析仪的出现,提供了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它减少了之前仪器分析所必须的频繁并昂贵的仪器校准。”

Marc L. Fischer

Staff Scientist

Atmospheric Science Department, 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

5)  “终于,有仪器可以和占据稳定性同位素比率分析领域长达60年的仪器一争天下。CRDS技术看来能够提供需要的精度。水同位素分析仪操作极其的简单,并且其数据结果和质谱测量结果基本无差异。我希望这些新型的仪器可以与质谱一起在许多稳定性同位素实验室出现。”

Willi A. Brand

Head of IsoLab, MPI-BGC Jena

6)“目前在温室气体监测方面,PICARRO分析仪处于领跑者的位置。NOAA应用Picarro分析仪在IAGOS项目中进行本地监测,并用来校准其他品牌的设备。”

NCAS of UK

7)“深海地平线漏油事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具有时效性的机会去了解原油是在海湾国家的食物网中扩散的。我们需要迅速并高精度的测量大批量的样品中的δ13C比率 。Picarro CO2同位素分析仪结合我们现有的Costech 元素分析仪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测量速度、精度和易用性的体验。为我们节省了2~3个月的时间。”

William M. Graham

Senior Marine Scientist

Dauphin Island Sea Laboratory

8) “我们进行的气体调查在偏远地区,分析仪需要使用骡子来搬运。其它的气体分析仪都太大太沉,不适合野外运移监测调查……Picarro分析仪对震动、振动、外界温度和压力变化通通不敏感,是我们这种野外研究非常理想的工具。”

Sally Benson & Samuel Krevor

Professor and Post-Doctoral Researcher

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Earth Sciences

9)  “Picarro分析仪结构紧凑,坚固耐用并且使用简单。这为我们建立世界最大的温室气体监测网络提供了可能。通过简单的操作,我们的网络可以为广大科研人员,政府官员和其他感兴趣的人员提供连续不间断的温室气体监测数据。我们的网络现在使用Picarro的分析仪,因为只有它能够提供我们高精度、高可靠性以及便利的数据。”

Robert Marshall

CEO

10)  “Picarro分析仪软件和硬件的整合完美无缝,使分析仪具有无与伦比的性能。它提供的自动化酸化前端大大的简化了验证过程,使得Calera能够不借助专门仪器,自动以最小量的药品来批处理湿氧化过程,以前这些都需要有更多的专门仪器和熟练的技术来亲自实施。”

Matthew Ginder-Vogel

Research Scientist

Calera